家庭工場式地

零散地做著甜點、烘焙著咖啡

少少的量、小小的分享

但如何能夠從中傳達自己的心意

始終是維持不變的初心

 

最單純的乳酪蛋糕也是

簡單、不花俏,甚而不見得討喜

但就是這樣的回歸某種純粹

似乎才跟自己的心情相稱

 

即便是簡簡單單的手作

如何能夠傳達作者、送者、受者的心意

反倒是持續在思考的東西

 

因此,等了大半年的時間

一台幾經曲折的雷射雕刻機終於送到

 

自此,蛋糕可以有了代表個人心意的表達

透過自己的訊息、甚至是手寫、手繪

可以讓送者把自己的心意

更有「温度」地傳達給自己所在意的對象

 

或許成品仍嫌粗糙

 

但心意呢?